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玄幻  »  堕落人妻的催眠游戏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堕落人妻的催眠游戏
堕落人妻的催眠游第一章   催眠之术  「你听说过催眠术吗?那是一种超自然的力量,一个眼神,一个手势,几句咒语,可以立刻让一个彪悍强壮的汉子在你面前俯首示弱,也可以让一个温文尔雅的白领丽人变成不知廉耻的蕩妇……」马哥端着酒杯,夸张地挥着手说道。  「关于……催眠……我好象听说过,记得前几天看过一个消息,说是……意大利一男子催眠了超市收银员,当着她的面拿走了800欧元。那位收银员事后说,当时……她好象处于恍惚状态中,不知道那个男人干了什麽。……我还一直想,难道真有这麽神吗?」老公显然有些喝多了,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。  我微笑着坐在老公旁边,听着两个男人的谈话,心想,这个马哥也真够能瞎编的,把这种事情说得跟真的似的。而我这个搞技术的老公,一听到什麽「术」  之类的事情,就以爲和他的技术有关,立刻就来了兴趣,而且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,似乎在探讨什麽技术难题。  「那当然了,据说那个意大利男子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呢。那家伙不但在瞬间催眠了那女收银员,而且给她洗了脑,让她根本无法回忆起他的相貌特征、说话口音什麽的。虽然有监控录象,但那男子显然是化了装的,你上哪里找去?」马哥接着说道。  我听着他的话,心里说道:你就吹吧,说得跟真事似的。看你这个忽悠的样子,哪像个大公司的老总,简直就是江湖骗子,或者是出色的演技派演员。  看着我老公频频点头,马哥接着说道:「不瞒你说,老弟,我就跟高人学过催眠术。一般情况下我不露,可是,如果谁要惹了我,我几下就把他弄得神魂颠倒,让他做什麽他都不能说出个‘不’字!」  我心里冷笑了一下,这家伙还真是能说,看着挺儒雅的一个人,怎麽也这样满嘴跑舌头啊。  「呵呵……还真没看出来,马总,你真的会催眠术?我怎麽一直都不太相信有那麽神奇……的东西。我……是搞技术的,就相信唯物的东西,你那东西太唯心了,看不着……摸不到的,谁相信啊……」老公真喝多了,结结巴巴地说道。  「呵呵,别叫马总,在家里哪有什麽总不总的,你要是不嫌弃,就和琳琳一样叫我马哥吧。……」  「好,……好啊,马哥,那你跟我说说,你怎麽催眠?」老公急切地问道。  「咳,这事怎麽说啊?催眠术是一种只能体验的技术,说是说不清楚的。」  马哥慢悠悠地说道,又和老公碰了一下杯,喝了一口酒。  老公说道:「哦,那这样吧,你来做一下,你把我催眠了,让我体验一下,好不好?」  「呵呵,催眠了你,你怎麽体验?催眠后你什麽都不知道了,等你醒了可能还是不相信我的话。如果要体验催眠的话,我可以在你面前把琳琳催眠了,然后我叫她做什麽她就会做什麽,甚至让她做一些平时肯定不敢想、更不敢做的出格事情,你也会照做的。我让你看看催眠术的神奇和力量。」  我心里想,终于说到关键的地方了。  老公回头看看坐在他身边的我,醉眼朦胧地对我说道:「琳琳,怎麽样?你就配合一下,让我看看他是不是在吹牛,好吗?……」  「才不呢。我干吗要配合啊?你们聊你们的,我不参与,也不相信你们说的那些鬼话、醉话……」我不以爲然的说道。  「呵呵,是不是鬼话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我想,琳琳一定是害怕我了,或者说是害怕催眠术了,所以不敢让我对她催眠,或者她有什麽隐私,怕被我催眠后对老公说出来吧?哈哈……」马哥看看我,又看看我老公,说道。  「胡说!我有什麽隐私?我怕什麽?好吧,那我就看看你怎麽出丑!到时候你的催眠术在我身上不起作用看你怎麽说!」  「那好,现在你先把桌子收拾了,我们去客厅的沙发上我给你们夫妻表演催眠术。」说着,马哥站起来,拉着我老公离开了餐厅。  收拾好餐桌,把盘子、碗都塞进洗碗机里,我又给他们沏了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。说真的,作爲妻子我还是满合格的,既体贴又温柔。  「现在可以开始了吗?」看到我给他们的茶杯里都倒好了茶,坐在了老公身边的沙发上,马哥问道。  「开始,开始啊……」老公急不可待地说道。  「好的,,琳琳,你也同意开始吗?」马哥看着我的眼睛,故意问道。  我躲开他的目光,低下头轻轻回道:「嗯……」  「好吧,那你擡起头来,一定要集中精力,不要胡思乱想,不要有杂念,看着我手里的烟……」说着,马哥从烟盒拿出一支烟,手指掐着过滤嘴,将烟竖在我的面前。  看到老公握着我的手,马哥又说道:「你放开她的手。告诉你啊,在这个过程中你不要说话,也不要随便行动,整个催眠过程本来是不能有閑杂人等的,但爲了让你看到效果才让你在这里的,所以,你一定要保持沈默,不管出现什麽情况,你都不要擅自行动,不然,破坏了催眠程序,不但看不到效果,还有可能对被催眠人的身体造成一些伤害,明白吗?」  马哥的口气突然有些严厉,我心里一笑,还真把这当成真事儿了啊?  老公听马哥这麽说,赶快放开我的手,身体也挪开了一点,好象生怕影响了催眠效果。「现在,你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我手里的烟,使劲看着它,你想象它是一座墓碑,在墓碑后面有躺在地下的那个人的全部生活经曆,他是个什麽样的人呢?他和你有什麽样的关系呢?你好好想想,集中精力想,很好,很好……,现在你慢慢地仰靠在沙发上,慢慢地闭上眼睛……,虽然闭上了眼睛,但是你还能看到东西,你看到了吗?……你看到自己和墓碑下的人一起在海滩漫步……他就是你前世的爱人,对……」  老公有些吃惊地看着我的身体慢慢地仰靠在沙发上,按照马哥说的闭上了眼睛。他有些不敢相信地回头看看马哥,只见马哥一脸严肃的表情,很严厉地对他摆了摆手。吓得他一动也不敢动。  「阳光、沙滩、海浪……你和你的前世爱人在爱的海洋里漫步,你脱下了自己的衣服,……好,很好,慢慢地脱下来……」  在马哥缓慢、坚定、犹如从遥远的天际传过来的声音中,我慢慢地解开套裙的扣子,敞开了衣服的前襟,我只穿着乳罩和小丁字内裤的身体暴露出来了。  老公吃惊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,自己矜持、害羞的妻子怎麽就敢在别的男人面前这麽大胆地暴露身体呢?这催眠术也太厉害了。  「好,很好,……」马哥继续说着,「现在请你站起来,慢慢地站起来,把套裙脱掉……,对,对,很好,现在把乳罩脱掉,……就是这样,对,慢慢地脱下来,交到你老公手里,……好,很好,现在,把你的小内裤也脱下来,你要跟自己的前世爱人去海里游泳了,所以要脱光才行,……好的,很好,把小内裤也交到你老公手里……」  现在,在我家客厅的沙发上,马哥悠然自得地抽着烟、喝着茶;老公呆呆地坐在沙发上,手里握着还带着我体温的性感乳罩和小内裤;而我,则一丝不挂地站在两个男人面前,毫无羞耻地展示着自己白皙、成熟、性感的身体,我的乳头已经挺立起来,我的下体也在慢慢地湿润着。  「好了,琳琳,你看到了吗?现在坐在你面前的就是你的老公,你爱他,他也爱你,你们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,……现在,你过去解开他的裤子,吸吮他的阴茎,给你的爱人带去性的快乐和享受……」  我听话地走到坐在沙发上的老公面前,在他两腿间跪下,我看见他的裤裆那里已经支起了小帐篷,看来他已经被我的裸体刺激得勃起了。我伸手解开他裤子的拉链,老公本来要阻止我,但被马哥喝止了。老公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,散发着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,让我的思维更加迷乱、更加兴奋,我轻轻套动着那根坚硬的肉棒,看到他的马眼里慢慢地渗出了一些液体。我低下头,伸出舌头,用舌尖轻轻挑逗着他的龟头,把他从马眼里渗出的液体舔在舌头上,再涂抹在他的龟头和茎体上。然后,我张大嘴巴,把老公的东西含进了嘴里。这是我们结婚半年以来我第一次爲老公做口交,感觉非常刺激,我感到老公的反应也相当强烈,他倒吸着气,呼哧呼哧地喘着、呻吟着,身体在我的吞吐中不停地颤抖着。很快,老公就达到了高潮,他的龟头膨胀大极至,茎体上的血管突突地跳动着,身体耸动着,把大股的精液喷射进我的嘴里,有一些直接打进了我的喉咙。  「很好,琳琳,你真是你老公的好娇妻,能这样让你老公享受,太好了……现在,去亲吻你的老公,让他感受你的温柔、你的热情……」马哥看老公已经射精,又发出了新的指令。  由于忌讳我嘴里的精液味道,老公推着我的肩膀想避开我的嘴。但也许是酒精让他的行动迟缓,也许是性高潮让他头脑有些迷乱,他推我肩膀的手并没有多少力量,还是被我吻住了他的嘴唇。我把舌头伸进他嘴里搅动着,刺激得他也伸出舌头回应着我的亲吻。  「好了,琳琳,现在你转过身,手撑在茶几上,撅起屁股,对,……就是这样,把屁股对着你老公,……让他舔你的阴户和肛门,……怎麽?你……」马哥看老公迟疑着不肯去舔我,他用很严厉地目光盯着老公,说道,「怎麽?你不是说好要配合的吗?告诉你,催眠过程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来,必须按照指令去执行,否则会伤害被催眠这的生理和心理健康的。难道你想让你妻子受到伤害?」  老公听他这麽说,非常犹豫、非常笨拙地俯过身,把舌头伸进我的股沟里舔弄着。哦,这也是我们结婚以后,老公第一次舔弄我的阴户,我真是太激动了,太舒服了,太幸福了!我真的很感谢马哥,很感谢催眠术,让我们原本有些乏味的夫妻生活变得这麽刺激。  这时,马哥不再说话,他伸手握住我的一只乳房,使劲地掐弄着,又用手指搓揉、玩弄着我已经坚挺的乳头,同时,他含住我的嘴唇,吸吮着我的舌头。在两个男人从前后两个方向刺激着,我很快就达到了高潮,颤抖着身体呻吟着,阴道里流出很多淫水,弄了老公满嘴满脸都是。  「来,琳琳,亲爱的,你知道我是谁吗?」马哥拍了拍正在爲我口交的老公肩膀,示意他松开我,然后让我坐在他的身边。在我家的客厅里,摆放着三组沙发,老公坐在一边,马哥坐他斜对面的沙发上。  「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就是你的前世情人。现在,你嫁给了你老公,但你和我的情缘并没有结束。来,亲吻我……」马哥说着,搂着我的裸体,大手搓揉着我的乳房,舌头放肆地伸进我的嘴巴里。  老公坐在一边,呆呆地看着一个男人当着他的面,肆意玩弄着自己新婚妻子的胴体,他有些迷茫,也有些激动,不知道该阻止还是该等待下去,这种犹豫的情绪让他更加迷茫。  「琳琳,来,解开你前世情人的裤子,吸吮我的阴茎。」马哥说着,把我的手按在了他的裤裆处。我机械地拉着他裤子上拉链,看着那根比老公的还要粗很多的阴茎暴露出来。马哥的手压着我的头,把我按在他的裤裆上,那根又粗又硬的肉棒直直地抵在我的嘴唇上,我只好开张嘴,把它含了进去。  坐在一边的老公非常震惊地看着我当着他的面爲别的男人口交,他怎麽也想不到这个平时那麽温文矜持的妻子怎麽会如此放蕩。他非常愤怒,又非常困惑,现在他终于相信催眠术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控制力,可以轻易的让一个人做出平时根本无法想象、也根本不能接受的事情。  就在老公仍然被催眠、酒精和性欲高潮后余韵的共同作用折磨着的时候,马哥已经把我的身体拉倒在沙发上,分开我的两腿,把粗大的阴茎一下就插进了我刚刚被老公舔弄得非常湿润的阴道里,接着就疯狂地抽插起来。  肉体碰撞发出的啪啪声以及马哥和我的呻吟声,把老公从困惑、犹豫和彷徨中彻底唤醒了,他脑袋变成了正常思维,也就绝对无法容忍自己新婚半年的妻子被别的男人肆意地奸淫着,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。他大叫一声,勇猛地扑上去,拉着马哥的肩膀一把把他从我身体上甩下来,接着就是狠狠的一拳打在马哥的脸上。马哥完全没有心理準备,突如其来的袭击把他打落在沙发下,但他迅速爬了起来,一把抓住老公再次打向他的拳头,狠狠地扭在老公背后,然后一掌砍在老公的脖子上,把他打倒在另一张沙发上。马哥没有再打,而是按住老公,大声地训斥着他。  「你疯了吗?难道不是你让我向你展示催眠的魔力的吗?你撒什麽野啊?告诉你啊,你这样打断了催眠的过程,将来你老婆身体或者心理出现什麽问题你可别找我啊!你真是太不象话了!」说完,他使劲用手指点了老公头一下,松开按着他的的手,站起来穿好自己的裤子。  老公挣扎着从沙发上爬起来,他不知所措地坐在那里,看着马哥伸出手掌在我裸体上方来回摆动着,嘴里念念有词:「亲爱的琳琳,不要紧张。刚才出了点小意外,现在你按照我的指令慢慢地站起来,好,慢一点……」  马哥看到老公已经坐起来了,就转头对他严厉地说道:「你老老实实在那里待着,千万别乱动。你看到了没有,琳琳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。告诉你,一个人一旦被催眠了,在没有按照正常程序唤醒之前,任何外界的干扰都可能给她带来心理和身体的伤害。如果你不想害你老婆的话,就好好按我说的做。」  然后,马哥又重新转过来,看着一丝不挂站在他面前的我,说道:「琳琳,亲爱的,你能听见我说话吗?现在我要你走到窗户跟前去,站在窗边的桌子上。分开腿,把自己的阴户展示给楼外面的人看。好,……很好,站上去,对……,慢一点,把腿分开,……好,就这样站着,……再贴进窗户一点……」  老公坐在沙发上,不敢动,也不敢说话,毕竟我是他老婆,他绝对不希望我的身心受因爲他破坏了催眠程序而到任何伤害。所以,他只能呆呆地看着我对着窗户展示着自己的裸体。在我家窗户的外面大约70多米的地方,有另一个正在建设的高楼,如果干活的民工注意一下的话,肯定能看到我的裸体。  这时,马哥又发出了新的指令:「好了,琳琳,你下来吧,现在,你趴到床上去,屁股翘起来,手放在身体两边……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你的漂亮的小阴户和小屁眼儿,再给你拍张特写照片。好了,很好,你的姿势太性感了……好了……现在,我要你下床来,去打开门,去楼下的商店给我买两瓶啤酒,我要和你老公再喝一次。」  就在我走到门口,正要打开门的时候,老公赶快跑过来把我抱住了。他一边阻止着我,一边转头对马哥说道:「不,不,不能让琳琳就这样一丝不挂地出去啊,这实在太丢人了,以后我们还怎麽在这个小区里住啊?马哥,马哥,求求你啊……刚才都是我不对,求你把她唤醒吧,别让她在出丑了……」  「哦,你是真心真意求我的吗?」马哥问着,看老公使劲地点着头,他开口说道:「好吧,琳琳,你先等等,你还没拿钱呢,怎麽出去买酒啊?」说着,他转头对我老公说:「这样吧,现在你把琳琳抱到沙发上去,你把她抱在怀里,像把小孩子撒尿那样抱着她坐在沙发上。」  听马哥这麽一说,老公顿时松了口气,他赶快抱起我,转身朝沙发走去。马哥也跟在我们身后走了过来,对老公说道:「刚才,你的粗鲁已经严重影响了琳琳的情绪,现在如果不认真对她进行调理,她醒过来后有可能精神抑郁,更严重的话还有可能精神失常,所以,我们现在要对她进行调理。这次,你绝对不允许再像刚才那麽沖动,否则,你会杀死你妻子的。明白吗?」  老公的精神非常紧张,他看着马哥,郑重地点了点头。  「好的,现在你抱好她,这样抱,把她的屁股放在你的大腿上,你像把小孩子尿尿一样,托住她两条腿,向两边分开。对,就是这样,再分开点,对……,分开,把住,不要动……」说着,马哥埋下头,仔细地端详着我被老公掰开的阴户,并伸出手指搓揉着我的阴蒂、阴唇、会阴和肛门。过了一会儿,马哥脱下自己裤子,跪在我面前,一下子就把阴茎插进我那已经被他玩弄得淫水横流的阴道里,使劲肏了起来。  就这样,老公抱着他新婚半年、一丝不挂的妻子,掰开妻子的大腿,任凭一个陌生的男人当着他的面肆意地奸淫着他的至爱娇妻,眼睁睁地看着别的男人放肆地玩弄着我的胴体——奸淫着我的阴道、亲吻着我的嘴唇、吸吮着我的乳房、扣摸着我的肛门……直到他把精液射进我的阴道深处。  等到马哥终于心满意足了,他才从我身体里抽出阴茎,穿好裤子,要老公把平放在沙发上,然后开始唤醒我:「琳琳,你感觉好吗?你能听见我说话吗?现在,请你慢慢醒过来吧。琳琳,你就要醒过来了,醒来后你什麽都不记得,什麽都不知道,只知道你做了一个好梦……」  我醒过来,看着马哥的嘴角有一点血丝,神情却非常沈着,甚至有些得意之色;再看看老公,他一脸困惑地坐在沙发上,手揉着被马哥砍疼的脖子。  「你们这是怎麽了?怎麽都不说话?马哥,你嘴角怎麽流血了?……啊,我怎麽没穿衣服?……真是羞死了……」  「没什麽,我和你老公都喝多了,我刚才在桌子边磕了一下。喂,你去给琳琳找件衣服穿吧,……我该走了。」说完,马哥从沙发上拽过他的衬衣,穿好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  屋子里死一样的寂静,老公依然落魄地坐在那里,不动,也不说话。我匍匐着爬到他跟前,抱着他的腿,脸和头发蹭着他的肚子,轻轻地说道:「老公,你怎麽啦?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?你们刚才到底说什麽啦?」  好半天,老公才歎了口气,手抚摩着我的头发,说道:「唉,我也不知道是怎麽了,我现在还很困惑呢。你刚才感觉到什麽了吗?」  「感觉到了啊。我好象做梦一样,在梦里好象和你一起出去玩,我们玩得好开心啊,你好象比以前活泼了许多,让我总是感觉特别兴奋,我觉得自己享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快乐呢……」我抚摩着他的大腿,喃喃着说道。  「唉,我也不知道这是对还是错,我好象喝多了,一直很迷糊。……但我觉得你这个马哥是个危险人物,以后你还是少招惹他比较好……」  「哦,那好吧,以后我不理他了就是了……」  「那也不是不理他,只是别太被他鼓惑就好了,他的什麽催眠术……以后我们不跟他讨论这个了……,好了,时间不早了,睡觉吧,我好累啊……」  「好,我们去睡觉……」我搂着老公,朝卧室走去,淫水和着马哥的精液,顺着我的腿向下流着。